美日防务合作“加速度”引担忧-
美国海军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与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高波级驱逐舰编队飞行????据日媒报导,自日本施行新安保法4年以来,美日安保防务协作出现显着“加快度”趋势,并从以陆海空为代表的传统作战域向以太空、网络和电磁空间为代表的新式作战域延伸,两国防务联系定位也从“美战日援”向“并肩战斗”改变。在新安保法为加快美日军事一体化大开“方便之门”的一起,两边在实践协作进程中的不合与对立也逐步闪现。????陆海空协作齐头并进????2015年4月,新版《日美防卫协作指针》出台。2016年3月,日本政府施行新安保法,该法案以“重要影响事态”概念代替“周边事态”概念,新增“存立危机事态”概念,从法令层面扫清了“团体自卫权”对美日安保防务协作的种种约束。在该法案的牵引与效果下,美日在陆海空等传统作战域的防务协作愈加亲近。????2017年3月,担任统合日本陆上自卫队指挥权的“陆上总队”宣告建立,这是自1954年陆上自卫队建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机构改革。据悉,日方在“陆上总队”设置了与美军司令部同享情报的联络途径。鉴于美军与日本海空自卫队之间的和谐也由“陆上总队”共同担任,此举极大提高美日军事协作的流通程度。????2016至2018年,日本海上自卫队参加了多起维护美军舰艇的“兵器防务”使命,并为美舰供给燃料补给。日方还有意经过“出云”号航母化改装项目添加美日互动。????2018年5月,美日航空力气在日本三泽基地初次举办F-35战机联合演训,美海军陆战队战机与日航空自卫队同型战机打开联合举动。日防卫省表明,此次演训旨在提高日航空自卫队与美空军之间的配合度,以强化美日同盟威慑力和危机应对力。????协作向新式作战域延伸????在2019年美日防长和外长安全商量会议上,两国表现出对太空、网络和电磁波谱等范畴技术进步的关心,并努力一起应对应战。在随后发布的联合声明中,两边共同以为“国际法适用于网络空间,在某些情况下,网络进犯可被视为装备进犯,因此适用于《美日安保公约》”。????2019年12月,美日在举办的“山樱”年度例行演习中,将网络防护板块嵌入演习全程,演练在日本本乡或离岛遭受多重进犯的情况下,怎么运用计算机对部队施行指挥。一起,两边人员还就怎么在计算机体系遭受电磁波进犯的情况下坚持指挥晓畅等问题打开讨论。对此,日陆上自卫队官员表明,将电磁波和网络等新范畴与传统兵力相交融,对进一步强化美日同盟来说含义严重。????在太空协作方面,日本也紧跟美国脚步。继美国正式组成“太空军”后,日本宣告将于2020年建立“太空举动队”。????协作远景遭质疑????新安保法的施行看似从法令层面为加快美日军事一体化“松绑”,但两边源于私益的战略考量,决议了对立与不合将贯穿美日安保防务协作全程。????自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美政府在驻日美军军费分管问题上继续向安倍政府施压,乃至扬言要将美军撤离日本。在美军普天间基地搬家问题上,美日冲突与龃龉不断,短期内仍难破局。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将防务协作当作一种特别的交易盈余手法,直接强逼日方收购很多美军事装备。????新安保法尽管有助于提高日本在美日同盟中的位置,但日本各界遍及对过度卷进美军事举动持怀疑态度,以为这将加大日本面对的外部安全危险。????此外,国际社会对自卫队打破专属防卫特点,借与美防务协作扩大本身军备的图谋感到忧虑,一旦应对失当,恐将危及区域长时间平和安稳。(季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